您当前位置:首页 > 特色产业

新邵这座古院落,至今已有四百年历史

发布日期:2017-03-30信息来源:作者:

  石阶复石阶,槽门复槽门,院落复院落。在一个阳光和煦的日子,我们叩访了紧邻217省道的巨口铺镇刘家老院,完成了一次时光的穿越。 
          
  真没想到,在这车马喧阗的省道旁,在一排排气派壮观的小洋楼背后,竟隐藏着一座座颇具规模的老宅院。这些古风流长的宅院,躲过了残酷的兵燹,抗住了大小自然灾害,像一位饱经世事而僻居乡野的老人,抖尽浮华,淡定意气,任他秋月春风,任他岁月沧桑。
          
  近年来,“三古”(古镇、古村落、古民居)的保护与包装,成为了文化盛事。我见过一些古民居,无论建造时间远近,无论地处东西,无论哪个民族,其选址、布局、结构,以及雕刻、书字、摆设等,无不有其来历和出处,无不可窥见中华传统文化之一斑。如选址中的“天人合一”的哲学思想,布局中的“文房四宝”的对应,门楣上家世字样的标示,都彰显了生动的中华文化元素。
  
  同样,刘氏先祖在院落的选址上,实在是煞费苦心。这里,后有苍翠的老子山,山形像一张硕大的太师椅,将整个村落屏护。前有曲折蜿蜒的谟公河,紧密相连的四口水塘,还有四季清水长流的古井,形成了“龙卧虎踞、驱邪避凶,财源广进”的空间格局,这确是货真价实的“前有照、后有靠”的风水宝地。从交通角度来说,院旁有逶迤绵延,北至新化、南抵邵阳的古代官道。
  
  可以想象,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曾有多少往来商贾、贩夫走卒、赶考士子行经此地,此地曾是多么的人烟辐辏!今天的刘氏族人还流传着一个有意思的传说。说的是刘家院子因风水上佳,不仅男丁人物齐楚,女性也一个个心灵手巧,貌美如花。正因如此,这一个个漂亮的村姑,难免引来了在门前官道经过的各色男子的倾慕眼光,恰如汉代乐府诗《陌上桑》中描绘的“行者见罗敷,下担捋髭须”之意味。这在严格尊崇礼法的古代是无法容忍的。于是,宅院的主人就在院子背后新修一条官道,让各路行者望屋兴叹。
          
  揆诸刘家老院的历史,成书于清光绪癸卯年(公元1903年)的刘氏六修族谱,以及依然保存完好的一世祖墓碑上有清晰的记载,其肇创者为明代曾官授吏部员外郎兼礼部右侍郎的刘尧卿。刘尧卿生于明正德七年(公元1512年),原籍江西吉安府安福县,后经寒窗苦读中进士。晚年任满,经宝庆洪仁二十都肇坛山下(今巨口铺镇刘家村),旅途劳累,在百年老樟树下停轿休息,梦树上鸟巢内有大量金银财宝,突然被喜鹊叫声惊醒,下轿抬头望去,树上真有一大鸟巢,派人攀登细看,真如梦境一般。刘尧卿遂寄书信回江西原籍告知,在此山下建庄园居住,为后世子孙谋此福地,今日的刘家老院子即由此而来。瓜瓞连绵,香火不绝,自清乾隆以来,刘氏历代子孙在此不断修造,遂有今日的隔壁院子、下新院子、上新院子、上铺子、下铺子等院落。
          
  据统计,刘家院子今所存的建筑面积,仅民国以前的就有近6000平方米,大小房间数百间。尽管完好程度不一,尚能鲜明地看出房屋虽高低错落,但各院落前后相连,左右毗邻,巷道狭长,山墙高耸,既体现了通风采光的居住需求,也体现了淳朴厚重的人文关怀。
  
  走进各处院落,但觉浓浓的古意扑面而来。此院本属古镇巨口铺。巨口铺历来名列宝庆府“四大名铺”,声名赫赫。院落还紧靠佛教圣地白云岩,白云岩即旧宝庆十二景之一的“白云樵隐”所在地。这里庵堂、岩庙、殿宇鳞次栉比,四方朝拜,香火不绝。尤以每年农历二月十九日、六月十九日、九月十九日,朝供最盛。每逢这三个日子,朝山进香的善男信女,神灯高照、长香高烧,极一时之盛。
  
  院落有古道盘桓。古代从邵阳经新化至湘西、四川、贵州等地,无非是水路两道。水路是资水,陆路就是穿行在崇山峻岭间的邵新古道。邵新古道起源于秦。秦时,在长沙至云贵川一带划了一个新郡,称为洞庭郡。湘黔古道串连着汇入洞庭湖的湘、资、沅、澧四大纵向水系流域,构成洞庭郡的便捷交通体系,邵新古道就是湘黔古道中的一段。
  
  院内各处,古物触手可及。其中,最能直观印证老院子历史的是至今还高挂在各堂屋横梁上的十二块古意沛然的牌匾。这些牌匾上的字迹历经岁月侵蚀,不少已经漫漶不清。倒是老院子里的一块乾隆年间御赐给大国学家刘光藩的“名列天朝”的匾,金粉犹在,字迹清晰。还有一块刻有“成均首选”文字的牌匾,落款是“乾隆丁卯年(即公元1747年)内弟李烈赠”,当是李姓内弟在姐夫——刘家主人新造宅院时的贺礼。
  
  此外,房屋的各处构件,诸如门、窗、石柱雕花、步廊、角门、风火墙等,无不精心设计,精雕细刻。特别是门簪雕刻“莲花、八卦”图案、窗棂上“八仙过海”的雕花,栩栩如生,精美异常,堪称湘西南民俗文化的标本。刘氏子孙中有不少关于先人的传说。如先祖刘溥洛从小习武,力大无穷。传说他能将舂米的石臼当帽子戴在头顶,还每天抱着水牛去池塘洗澡。他胸有大志,疏钱财,广交天下豪杰。三十八岁时,率门客、游侠,在今巨口铺镇草鞋铺村一凉亭设伏,擒获匪首李成贤。知府上报朝廷,封刘溥洛“英雄盖楚”四字,表彰功勋。
  
  历史上,曾有多少华屋豪宅,高门大户,或频繁易主,或终为劫灰!有多少意气洋洋的绮宴公子红粉佳人,终是富贵迅忽,红楼空梦!刘家因何总是人丁兴旺,俊才辈出,且老宅院能保存至今?我认为,这与刘氏族人敬天法、重社稷的自省意识和担当意识有密切关系。他们始终遵循“秉性慈和,行己端庄,礼周戚族,持家勤俭”的家规祖训,不张扬,不强势,不怠惰,不奢靡,无论处于何种境遇,总是谦和待人,勤于耕读,俭于生计。故在历史上,刘氏家族曾出过不少名人能人,现在全国各地军界、政界、文化教育界任职的刘氏后人不下几十人。
  
  最可贵的是,在浮华之风泛起的今天,他们虽不一定是“衣冠简朴”,但的确是“古风犹存”。特别是对祖宗遗留下来的东西,十分珍重爱惜。有例为证:曾有外地文物贩子看中了此地一所房子精美的雕花窗棂,遂提出为主人新建一栋楼房以作交换,却被主人一口回绝。
          
  闲云潭影日悠悠,物换星移几度秋。屈指算来,刘家老院开院已四百余年了,悠悠四百年,在历史的脉络里只是一个点,在苍茫的岁月里只是一瞬间。毋庸置疑,任何一处宅院,一处古迹,都最终逃不过岁月的侵蚀。但无论今昔,刘氏族人总能以富润屋,以德润身,所以,他们的宅院总有着旺盛的生命力,总能让人牢牢地记住乡愁。

 

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巨口铺镇
分享到: